七年了,我離退伍已經七年多了,但還是忘不掉那次的感受。

我是在金門服役,也就是早年大家說的「金馬獎」,還記得當下中籤的我,頭腦一片空白,一時難以接受。從成功嶺抽籤到高雄集合搭船,時間很快,沒一兩天的事,記得是那年回高雄集合搭船的日子是九月十八日,同行約有五六百人,每個都頭理的近似光頭,身穿迷彩服背著半個人高的背包還帶著臉盆,魚貫的在帶隊官吆喝下進入船艙,小小的空間擠了一堆人,在緊閉空間裏,沒人知道船是何時要出發,加上失落的感覺,氣氛低迷。那晚我的船位緊鄰窗戶邊,記得大概是凌晨兩點多吧,船身開始晃動,艙裏人聲也開始鼎沸起來,失眠睡不著的我,說不出也不知道該說啥,靜靜的看著窗外,而熟悉的影像高雄中山大學慢慢出現在眼前,感覺好熟悉卻又覺得距離很遠,運動場邊的人行燈好亮,景色好熟悉,在中山唸四年書的我,總愛坐在中山的操場上談天看星星,享受西灣的海風,但坐在軍艦船艙裏看西灣,看著岸上的燈光,從清晰到模糊;逐漸變小到消失在窗外景色中。所感受差異就如同冰天飲冰水心寒在心頭。

沒來由的寫下其實不是想記憶啥只是今早突然很有感受,那就動手寫下他吧就如同練習曲裏那具有些是現在不作以後會後悔。我想了一下還是把感受寫下來…即便是回憶過去的記憶..

wilberl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