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幾次風災的確台灣帶來經濟、農業環境的重大侵害,特別是南投地區(谷關、廬山),從此次廬山地區鄉長銜中央決策一一勸離民眾的電視畫面,凸顯了劉內閣的危機反應及處理(不二過),但就在薔蜜颱風遠離台灣之當下,馬總統、劉院長或許已開始為救災、勘災形成做好因應,但颱風天災所造成問題其處理之道,難道只有等候災害再消極救災、勘災嗎?從土地的角度看待風(天)災影響問題,問題不僅在防颱救災、行政結構;連帶是台灣的土地規劃出現了根本性、結構性問題,幾年前扁政府時代就被殷殷期盼的「國土計畫法」,學者、專家喊了好幾年,但如今焉在哉?或許立法院諸公、行政官員及一般民眾都能等,但台灣土地「它」能繼續再等嗎?這個問題,台灣這塊土地-它或許無法立即表達心聲,但近來災害一次比一次加劇,大自然反撲,難道不是另一種無言的表達嗎?

台灣這塊土地的未來不論是何人、黨派執政,都應當正視土地問題,而不是非要等到置有監察委員之後,才由監察委員來表達「關切」敏感地區土地的那個父母官放任土地開發?這樣的處理方式,絕對會是台灣這塊土地(它)最不願面對的真相吧。戴太陽眼鏡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wilberlin 的頭像
wilberlin

地獄騎士的家

wilberl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